Uncategorized决赛10强的幕后故事之黄仲贤,张以真,AFK乐队

July 19, 2019
https://www.zgzg.io/wp-content/uploads/DSCF3014.jpg

 

十强歌手幕后的故事
黄仲贤|Shane
                      

凡是私下里见过黄仲贤Shane本人的,都会觉得社交媒体上的他是另一个人。话不多,但是总是出其不意,比如聚餐时带来的韭菜盒子,一下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因为你知道他想用心交朋友。这个精致的大男孩无论对于喜欢的歌手还是音乐类型都十分长情。他曾经把齐秦十年歌手生涯的每张专辑都一一听过,选歌上台演出的标准也是冲着精致去。也许没那么耳熟能详,但情感绝对够丰富。即使是“情歌王子”,自己喜爱的流行音乐、独立音乐,却都不是主流的喜好。音乐之于他,不仅让他克服自己性格内向的部分,更在于其一生的学习过程。

 

他高中喜欢唱歌,从家中浴室到教会合唱队,后又转战USC华人歌唱比赛。一路唱过来,台湾、洛杉矶、湾区,数不清的登台次数,却还是会过度紧张,不仅上台前脸色苍白,心跳过速,还要一直跑厕所。他 “载歌在谷” 的经纪人就是这么捡到他的。他曾经以一首《黑色幽默》PK掉徐佳莹,无法习惯录音机里自己的声音,但依然还在学习如何适应自己的声音。他觉得需要用一生去磨合,去调整到自己喜欢的状态,更要懂得适可而止,练习到差不多要懂得停下来。他一直在唱歌练习,无论是Spotify, Smule, 还是去跟老师练习大声发音。在唱歌App Smule上粉丝超过3000人的他,却会轻易被一句 “你是我在Smule上发现最好听的男歌手” 而打动。

 

他自己写宣传视频旁白,随身带着自拍杆录制素材,一举就是好几天,剪辑一晚上也毫无怨言。陪伴他的除了那只小短腿柯基,还有他不变的初心,唱得开心。

 

他写道:“在音樂裡,簡單的只是想要把歌曲唱好。”

 

7年级来美国的他,通过音乐抒发情绪。对于成为歌手,他感到又爱又恨。他对笔者说他需要知道自己的优劣,才能改正。当一个歌手唱歌,就不应只是情绪的传达,他需要不停学习,不停反省,从而进化自己。因为他不再是听众,他需要琢磨如何演绎。如果你是他一起成长的伙伴,他的歌声希望可以勾起成长的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是里面的元素。如果你是第一次听他唱歌,激起任何一种感觉他觉得都足够。

 

选手黄仲贤和 “载歌在谷” 经纪人Joanna

经纪人Joanna谈及选手Shane,觉得在初赛现场他是被她最完整接待的一位。因为第一次见面,Joanna请Shane的朋友让Shane从厕所里出来,毕竟该他上台了。

在舞台这个她认为最乱又最有意思的地方,最开心能够直接接触选手。虽然有时也会干着急,但通过为歌手服务,有参与到歌手输出能量的过程让其心动不已。这次决赛,Shane的选歌综合了大众喜好,听取了经纪人Joanna的建议,寻找到了能够与听众产生共鸣的歌曲。

 

经纪人Joanna拉票宣言

人生会有很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听shane唱歌。Shane将从这个舞台出发,因你们而追逐,因你们而闪耀。这是我们共同的时刻,共同的星辰,夜晚和歌声。请支持Shane,从他的歌声里,听我们自己的故事。

“载歌在谷”经纪人Joanna 和选手黄仲贤
张以真   

     眼前这个头发自然卷的姑娘叫张以真。对,她特意嘱托想使用中文名字,这个在硅谷出生长大的华裔姑娘。笔者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今年 “载歌在谷”初赛的选手区,她一身素色休闲服,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来去匆匆。这个瘦削的姑娘有意想不到的能量,你能想象她初赛时是演唱音乐剧吗?

 

张以真同学从二年级开始就加入硅谷晶晶合唱团担任领唱。与晶晶一起,她在美国各地召开的多个ACDA(美国合唱指导协会)大赛崭露头角。这段练习、比赛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合唱团的歌剧唱法铸造了她现在Operatic pop的歌路,她的浴室里常常飘来Ave Maria 的经典教堂歌曲,或是音乐剧的插曲 (比如,歌剧Oliver的 Who will buy )。

 

她记得 载歌在谷 初赛时,评委点评她的每个点:重新学习拿麦克风,混声需要进一步提高。她认为自己亟待提高肢体语言和表情演绎。她为了决赛曲目建了个Spreadsheet,把里面20多首歌曲逐个发给每位朋友进行讨论,因为尽管中文是她的弱项,她还是想尽可能地多唱中文歌,从而与观众产生联结。她觉得表演是关于舞台和观众之间的联系。她所有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用来画画和唱歌,这个钢琴、画笔样样玩转的姑娘,最骄傲的不是敲出的代码,而是在艺术上表达自我。

 

她在决赛上即将演绎的最后壹首歌是向人们对梦想和激情付出的努力的致敬。这首歌来源于百老汇音乐剧《歌舞线上》其中一幕,在那里有一群舞者被甄选舞者的导演问到,大家如果不能跳舞了,会怎么办?试镜舞者纷纷表示,发生任何意外,他们都不后悔,他们为其所爱可以奉献一切。

 

她觉得这首歌表达了对追求梦想无怨无悔的态度,与她对艺术、讲故事的热爱不谋而合。她是如此崇敬人们为自己热爱倾其所有的精神。她说,能站在舞台上为大家唱歌的机会是很少的,所以分外珍惜。对艺术执着的她,拿起画笔,一画就是很多年。那个高中时想成为动画师的姑娘,在她的作品集上布满了这些年的体会。她身披艺术盔甲,穿梭在自然、魔法和幻想的世界里,好不自在!

 

她在Band-Aids乐队里唱过歌,她在无伴奏合唱团Alphabeat合唱团里唱着歌,朋友们形容她的声音充满力量,有着Alicia Keys/mAriana Grande的味道。

 

她说小时候常常微笑,后来渐渐没了表情。这个海一般沉静的姑娘,内心深处是如此汹涌得在寻找自己的One Piece,只为有一天成为自己的“海贼王”。她想,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选手张以真和 “载歌在谷” 经纪人Jiashu

 

经纪人Jiashu刚开始画画没多久,选手张以真喜欢画画很多年了。两个热爱艺术的女生在一起有的是互相体贴。拍摄宣传视频时,张以真选手面对多个机位时,在旁边的Jiashu总会让她安心。当问起经纪人Jiashu选手张以真的进度时,Jiashu总是一副对张以真信心满满的样子。她说,和以真的相识从欣赏其在初赛时的爆发力开始,后来的见面更是打破了内向腼腆的印象,一见如故。她们一起为决赛选歌,一起讨论服装造型,一点一滴地建立起信任。Jiashu说,和以真相处,就是一个慢慢发掘她丰饶世界的过程。以真对艺术的热爱和执着感染了忙碌的Jiashu,认识她是奇妙的缘分。

 

经纪人Jiashu拉票宣言

 

张以真,真挚的真,天真的真。她的歌声里不止有天真,还有勇气,热忱,挥洒自如。来听她唱歌,投票给歌者以舞台,迎接以真带给你的下一个惊喜!

选手张以和 “载歌在谷” 经纪人Jiashu

 

AFK 乐队
  

说句老实话,你是不是也不想上班?这不,湾区有个“狂妄”的乐队,名字就叫Away from Keyboard. 先说两个美女主唱,来自台湾的郁珊是个AI researcher, 从小学习古典钢琴的她以慵懒系歌声担当主唱,平时最喜欢看论文、组装东西。“遇到AFK之前以为自己很会唱歌”,后来她才发现唱歌原来有很多细节需要准备,加入AFK后学了很多唱歌技巧。这个外表恬静的姑娘爱听摇滚,尤其是ONE OK ROCK乐队的。

 

何迪,来到湾区已有5年,去年加入AFK。作为一个喜爱演唱节奏蓝调流行歌曲的歌者,在大学时期就是Berkeley Chinese A-Capella 的成员,擅长于无伴奏合唱的她,在硅谷大大小小的演出中,包括“载歌在谷”春节晚会中都彻底摆脱了“浴室歌手”的禁锢。她觉得AFK非常好,可以夺冠。并开玩笑说如果没有夺冠,那是其他成员们的问题。成员们评价其热衷迟到的时候也是一副爱之深责之切的模样。对了,现在大家谈及王力宏,她还是会脸红。

 

    AFK乐队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做“亚洲天团”。天团里面自然少不了男主唱Chris。这个喜欢迷幻风音乐类型的的男孩子平时喜欢听Beach House 乐队的歌曲, 演唱时却会选择更适合自己中低音域,曲风新颖的歌曲。他开玩笑地对即将决赛的自己说,“希望不要被其他团员拖累”。要说他和乐队发起人顾宗浩的渊源,不仅是台大校友,顾宗浩还通过Chris的室友从而找到了他。据爆料,这家伙对Dim Sum痴狂。

 

AFK乐队发起人是个吉他宅,真名顾宗浩。2016年,他成立了该乐队,热衷改编中文流行歌曲。即使从2017年参加 “载歌在谷” 春晚到歌手赛夺得冠军,但顾宗浩还是谦虚笑称,虽然高中就在吉他社混迹,但唱歌厉害的很多。由于没有人想听他自弹自唱,所以组成了AFK乐队。自认今年 “载歌在谷” 歌手赛初赛表现不是最佳,但也算有趣,毕竟当时评委说下一位选手吉他没有顾宗浩弹得好就不用上了后,下一位选手就抱着吉他上台了。这次决赛,他在选歌逻辑上从整体制作上思考更多,而不仅是Vocal。 面对笔者提问,想对决赛的自己说些什么?他笑称自己已经拿过冠军了。虽然成员们偶尔会集体吐槽他,但是旁人看来,完全一副恩爱模样。

选手AFK乐队和 “载歌在谷” 经纪人Weber


想把乐队成员完全召集采访,向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点Weber做到了。作为广东人的他,同时对付几个成员,也丝毫不含糊。与乐队成员开会商讨如何拍摄宣传视频,想法一个接着一个拿出来讨论,不知道乐队成员有没有他的“小迷妹”。反正开会到最后,想知道比鲤鱼门更地道的广式早茶哪里吃得到,都围着Weber打听。

 

经纪人Weber拉票宣言

 

不想上班的你,来给“不想上班”乐队投票吧!让你的老板听到你的声音:我们不想上班!

“载歌在谷” 经纪人Weber 选手AFK乐队

– END –